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巧看小说 -> 散文诗词 -> 仲秋寒雨季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禁果的代价(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淙的目光让齐矗觉得不寒而栗,如果说充满愤怒的那种他只是觉得有些畏惧的话,那么此时满是嘲讽的样子更让他觉得心凉。

    “你负责?你以后娶她?那你今天就说给我听听你凭什么娶她?”李淙冷笑着问。

    “爸~”李瑶听出了话中的不善。

    “我没让你说话!你给我闭嘴!”李淙指着李瑶呵斥。

    “叔叔,我知道我的家境不好,可能与您家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会好好复习考一个好大学,等到毕业赚钱了,我会尽可能给李瑶最好的生活!请您相信我!”齐矗说的非常诚恳,甚至一旁李瑶妈听了都有些感动。

    但是李淙终究是李淙,行走生意场这么多年,早就养成了眼睛网上看的毛病,对于齐矗这种家庭出来的孩子根本不放在眼里,他所说的这些所谓承诺在李淙看来简直幼稚无比。

    “小子,我问一句,你只知道你们家和我们家有差距,但是你知道具体有多大的差距么?”李淙问。

    “这~”

    “我来告诉你,我们家李瑶一年穿在身上抹在脸上的花费都够你和你妈几年的生活费了,再看看我们家,这客厅的一半都比你们家大吧?你说你会努力给李瑶好的生活,什么是好的生活?好的生活就是物质享受,懂么?就你这种水平就算念得了大学以后毕业了一个月能赚几个钱?一年能赚几个钱?你凭什么跟我保证能给李瑶幸福?”

    李淙的话就像一记记重锤,不断的敲在齐矗的心窝上,其实这些道理他怎么会不懂?但是当一个正在成长的男孩子遇见自己想要守护一生的女孩,谁又能断言他不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呢?李淙不知道,他的话在齐矗心里埋下了种子,齐矗虽然觉得心灵受创,但是还有另一种力量的萌芽在心中渐渐显现,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可能轻易被打倒?

    “叔叔,我妈从小就喜欢骂我一句话——‘你这小犊子三岁看到老’我当时一听只当是句玩笑话,但是今天我才知道这话究竟有多伤人,我承认,这件事责任在我,是我做错了,您想怎么打骂我都接受,但是对于践踏我尊严这件事,您大可不必如此热衷,富不过三代,谁都难保永远富贵吉祥,您说我没资格给李瑶幸福,我想问您又有什么资格判定我的未来?我今天就把话放这了,我将来绝对不比您混的差!”

    齐矗身高高出李淙一头,二人对峙的时候李淙只能稍微抬头仰望着盯着他的脸,齐矗此刻的表情竟莫名给了李淙一种压迫感,或者说这孩子眼神中那股狠劲儿竟然让李淙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曾经也是一贫如洗,若不是李静和陆鹏的扶持,自己怕是现在都比不上眼前这个有冲劲的小伙子吧!

    李淙点点头,露出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是肯定、是嘲笑、是不解、是怀疑。

    “小子,我记住你今天的话了,那咱们就走着瞧,如果你以后真的能对得起今天的豪言壮语,我就把我姑娘交给你,但是如果你只是逞一时之快在这跟我过过嘴瘾,我劝你离李瑶远一点,而且是越远越好,按照之前答应李瑶的,你读书期间部费用我都资助,我倒要看看她选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李淙说完重新坐在沙发上,拿出一根烟点上,不再说话。

    “劳您费心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您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要,我虽然穷,但我不是乞丐!”齐矗因愤怒而涨的通红的脸上沁着眼泪的双眼让李瑶心疼不已,她想不通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因他几乎家破人亡的孩子。

    “爸,你够了吧?”虽然恐惧,李瑶还是尝试着想要阻止李淙对齐矗的诋毁。

    “没关系的瑶瑶,明天出发的时候打给我,我陪你,还有,对不起,让你受苦了。”齐矗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了,但是他不想在李淙面前显现出软弱,所以轻轻抚摸了一下李瑶的头便立即离开了李淙家。

    抹着眼泪快步走出小区,回头望望这看似宁静实则刚刚让自己蒙受了奇耻大辱的繁华小区,齐矗觉得突然间身有了一股使不完的力气。

    “无论如何,我一定不会让你们瞧不起,不管怎样,我一定要给李瑶幸福,瑶瑶,你等着我!”齐矗坚定的对自己说。

    ……

    百感交集的李瑶打电话将这件事讲给了季予汐。

    自从季予汐去了北京,李瑶反而感觉自己和她关系变得更亲密了,以前天天见面感觉不到她对自己有多重要,但是突然一分开,李瑶才知道原来在自己心里,季予汐早已是最重要那个朋友了。

    季予汐听说这件事先是好一番震惊,随后开始各种关心的询问,比如手术会不会有危险,术后恢复要多久的时间,会不会对身体有大的影响,以及,对于这件事李瑶父母对齐矗的态度。

    因为季予汐知道事情的部前后始末,所以她更能感同身受此时李瑶的难过愧疚与纠结。李瑶的低声呜咽像是一双纤纤玉手不停地拨动着季予汐的心弦。

    当被问到最近和仲涵的情况时,季予汐竟一时语塞不知该怎样讲了,敷衍着说都还挺好也不过是不想让李瑶再过多的担心,李瑶虽然沉浸在自己的负面情绪中,但是对于季予汐的情绪异样还是有所察觉的。

    李瑶:“是不是吵架了你们?”

    季予汐:“没有啦,都没有时间吵架,虽然在一个城市,但是感觉和异地恋没什么区别呢,所以瑶瑶,明年你和齐矗一定要直接考到一个学校才行,记住我的话,在同一个城市是没什么用的!”

    李瑶:“你看你,这明显是吵架了,怎么和我还有隐瞒呢?你不和我说还能和谁说?”

    季予汐:“不是要瞒着你啦,就是,我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和你讲,感觉我们两个吵架吵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就是闹得很严重。”

    李瑶:“所以你快和我说说啊,我帮你好好分析一下,刚好我也睡不着。”

    季予汐将自己和仲涵吵架的事情前前后后没有一点遗落的都讲给了李瑶,其实她也并非想让李瑶给自己什么建议,只是觉得说出来心里舒服了不少,所以之后李瑶给她的分析和建议她几乎都没怎么听进去。

    李瑶找到了季予汐,那齐矗自然是向仲涵倾述,齐矗虽说在以前的学校好朋友也不少,但是此时他却觉得最想倾述的人却是仲涵,大概是因为仲涵曾经给过他最好的帮助和最大的温暖吧。

    仲涵知道李瑶意外怀孕的事并未觉得有多震惊,唯一让他有些许担忧的就是李瑶的身体。齐矗把刚刚在李淙家发生的一切和仲涵滴水不漏的详细讲述一番,仲涵嘴上没有说,但是心里觉得李瑶父亲确实很过分,正当齐矗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时仲涵突然打断了他,显然他又有了自己的想法。

    仲涵:“你现在手里有钱么?”

    齐矗:“啊?你是着急要用钱么?要用多少,我想办法给你凑。”

    齐矗以为仲涵遇到什么事想要回之前借给自己的十万块钱。

    仲涵:“说什么呢你,我是问你手里的钱够李瑶的手术费么?”

    齐矗:“我~我还真的没有考虑到这个,哎呀我去,我一心只想着以后要怎样怎样了,竟然没有想到眼下的事,李瑶她爸倒是没提,所以我都没往那想。”

    仲涵:“他提不提是他的事,我觉得这笔钱你非花不可。”

    齐矗:“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我~”

    仲涵:“我微信转你,先别考虑以后的事,把眼前的先处理好。”

    齐矗:“仲涵……”

    看着微信里仲涵转过来的两万块钱,齐矗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向仲涵表达自己的感谢,齐矗知道,仲涵不缺钱,仲涵家里更不差钱,但是就算人家不缺不差也根本没有必须帮自己的义务,只能说是仲涵骨子里的义气,是他修养中的一种善良。

    这一次次的恩情,齐矗不知道何时才能还得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