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巧看小说 -> 恐怖灵异 -> 王牌千金黑化了

正文 39.养不熟的白眼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什么?”莫嘉尔惊得从凳子上立马站了起来,“张莉萍不告他们了?”这怎么可能了!张莉萍可是被丘绍远睡了,清白没了,名声也没有了。

    张莉萍就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了?而且莫丽华能忍下莫丽花这样算计自己的女儿?新仇旧恨,莫丽华就这样算了?

    莫嘉尔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是的,就是因为张莉萍一家人不告了,所以他们达成了和解,而对于你这边,他们口径一致跟你没有关系,也确实是没有对你产生实质性的伤害,所以,警察局的人只是警告批评了一下他们而已。”

    夏天德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了莫嘉尔:“这是他们的汇款记录,我找人送过去的时候,陈伟康一家人已经被放了。”

    莫嘉尔看着那张汇款记录,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怒道:“文静好大的本事!竟然能让莫丽华一家人跟他们和解!”

    汇款记录是廖英红转给陈伟康的,三千块的彩礼钱,事成之后再付另外的一部分,廖英红怕陈伟康一家人反悔所以特意在汇款上面备注了莫嘉尔的彩礼钱。

    这些可都是证据,可莫丽华一家人不告了,这些证据便没有半点的作用了。

    就算莫嘉尔拿着这张汇款记录去警察局也是没有用的,廖英红他们可以改口说他们把名字打错了。

    毕竟打错名字可是不犯法的。

    “你去查查这个文静,我觉得她很有问题。”

    文静虽然是夏家的人,可又不是管事的人,她是如何保释陈伟康的了?要知道这件事莫嘉尔可是叫夏天德特意跟警察局的人打了招呼的。

    这样都能被人保释出去,这个文静真的是比他们看到的还要不简单呀。

    夏天德也是一脸的凝重,莫嘉尔想到的问题他也想到了,“我第一时间就让人去查了,可是派出去的人告诉我,有人在阻拦他去查这件事。”

    莫嘉尔面色沉重,夏天德是钱塘镇的首富,又是钱塘镇的大善人,上至高官下至平民百姓的关系都是处得极好的。

    若是连他的人都有人阻拦,可见这文静背后的人不简单呀。

    莫嘉尔很是头痛的揉了揉额头,这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本以为搞垮陈伟康是件很简单的事情,现在才发现这牵扯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夏先生,你是不是跟什么人树敌了?”这事明显就是冲着夏家来的,她不过是因为是陈伟康的表妹才被卷了进来。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婚姻事情了,夏天德的敌人看准了夏天德的弱点所以才从夏米米的身上下手。

    “这事我也想过,可是我想来想去也是没有头绪。”夏天德也是想不明白了,他到底是得罪了谁,竟然让人对夏米米出手。

    一想到这夏天德便控制不住自己,心情也开始浮躁起来,夏米米可是他的心肝宝贝,现在有人拿枪指着他的心脏,让他如何的不愤怒。

    “既然不知道,那就从文静那边下手了,今天的事情先不要打草惊蛇,文静也说了,让陈伟康搞定他外婆那两万块钱,剩下的事情她想办法,你盯着文静那边应该就会有收获的了。”莫嘉尔思来想去就这有这里是突破口了。

    夏天德虽然让文静衣食无忧,可是并没有给文静很多的钱,除了一些必要的零花钱,特别是陈伟康的事情发生之后,他更是严格的控制了文静和夏米米的零花钱,就是怕她们帮助陈伟康。

    “好的,米米那边的话还需要你多加的安抚一下,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就尽管跟我开口,家里边的也是一样,我能帮的一定会帮。”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夏天德对莫嘉尔的已经从开始的试试看变成了十分信任了。

    特别是张莉萍一事更是让夏天德对她刮目相看,一个女孩小小年纪周旋在几个大人的中间,还巧妙的让自己脱了险,又让他们自相残杀。

    虽然最后的结果没能让陈伟康坐牢,也已经是非常好的收获了。

    不知怎么的,夏天德觉得莫嘉尔现在就是一只小小的雏鹰,有一天她会变成雄鹰飞向更加广阔的天空。

    不然她也不会跟自己提出要去帝都读大学,小小年纪就已经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前途一片光明。

    “好!你放心我不会客气的!”莫嘉尔说着把一旁的莫非拉了过来,“还有莫非你也不要漏了。”

    陈伟康的事情莫非一直在帮助他,她可是一个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

    相对于莫嘉尔的落落大方,莫非显得比较局促,毕竟夏天德可是他们钱塘镇的首富,在他的认知里都是高高在上的。

    从夏天德的书房出来,莫嘉尔不放心又偷偷的溜到了夏米米的房间,夏米米心思单纯,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莫嘉尔还真的是担心她会钻牛角尖了。

    一进去首先看到的便是夏米米红肿的眼睛,哭也是正常的,不哭才让人害怕了。

    “文静今晚有没有问你什么?”莫嘉尔拿过旁边的纸巾递给夏米米,叹了口气,女人呀,都是免不了为爱情伤心痛哭的。

    前世的自己就是栽在这里了,这辈子呀,她多半是要孤独终老了,毕竟天下男人一般黑,就一次,她就怕了。

    “嗯,你猜的没有错,她问我跑出去干嘛了!我没有回答她的任何问题,就跟她说刚被我爷爷训了,没有心情,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夏米米伸手抓住莫嘉尔,气呼呼的问道:“小萧,我们为什么不能说今天的事情?我如今看到文静的样子我就恶心至极,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

    “这么多年枉我把她当成亲姐姐,她却是如此的对我!我真的是恨不得把她那张人皮面具给撕下来,太恶心我了!”

    她实在是意难平呀,这么多年夏家从来都没有亏待过她,但凡是她有的文静都会有,这么多年就算是养条狗,狗也知道护家了!

    谁知道却是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