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巧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药 (民国 NPH)

章节目录 中毒 po18b s.c 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水穴向他敞开来,韩宏义凑的更近,粗糙的舌面往复刷过穴口,狗喝水一般撩得穴儿啧啧作响。

    “呀…哈…宏义…二少爷…好舒服…”

    流萤放开声音娇吟,她想向后坐,却是被一双厚掌推着身子,几乎压在墙上。

    奶儿挤成两颗扁球,贴着她的手背颤巍巍地抖,流萤的后腰不住地动,韩宏义吃得她很是舒服,连穴口都轻微地外翻,随着她夹臀的节奏忽闪。

    “啊…舔舔…舔舔里面…里面也要…”

    她迫切地渴望他能探进去,然而韩宏义却只是吃得更加快些,流萤不满地向后退,身子缓缓下滑,好让他能吃到前头的肉豆子。

    韩宏义心领神会,双手向下略挪了一寸,拇指便能拨到那一点艳红。夲伩首髮站:p o18 ma. com

    穴口的舔舐依旧,拇指不时交替着爱抚淫珠儿,流萤快乐地扭着腰,时而夹臀时而完全打开。

    “宏义…哈…宏义…啊…快…快…”

    她甜美的催促着,韩宏义便将舌尖集中拨弄肉尖儿上的一点,让那娇肉弹到最快,流萤寻到合适的时机,迅速向后倚,果不其然,那软中有硬的舌尖立时浅浅地插入水穴,淫浆飞溅,水声不停,甬道的搅动令她快乐非常。

    小手飞快地向后抓他,勾着他的下颌,不许他撤开。

    “不要、不要躲,快…快…啊…啊…”

    左右舌尖已经入了进去,流萤又是这般迫切,韩宏义大发慈悲地没有退出去,只略略收了势头,在穴口拨弄。

    高耸的鼻梁抵着她的后穴,那粉嫩的洞口逐渐缩成一点。韩宏义向前一挤,口鼻同时压着她的两个小口。

    “啊!…啊!…啊!…啊……”

    他略一用力,只是做出即将入侵的姿态,流萤便抖着屁股泄了身子。

    韩宏义乘胜追击,张口去吃她的水儿。她的身子泛着娇艳的红,抖得异常剧烈,身子伏在那儿跳舞一般地抽动。

    “嗯…啊…哈…嗯…嗯…”

    这一回泄得持久,水儿淌得也多,韩宏义连吸带舔,也是兜不住那么多汁水,再抬头时湿了整个下巴。

    流萤泄了力气,身子绵软地下滑,大腿内侧全是她喷出的骚汁,甜腻腻的味道溢了满室。

    厚掌托着她的臀,令她的屁股高高地撅着,韩宏义喜欢看她泄身之后穴口的抽跳,这小口儿像海中盛开的花,湿漉漉的,又娇又艳,随着海底暗流规律地耸动。

    “舒服吗?”

    流萤喘息着点头,杏眼迷离着目光消失在不存在的点。泄过的身子极度敏感,仅仅是被他注视着,她便觉得麻洋难耐,底下似是又张开了些,这样的姿势入进来最是舒服。

    拇指沾着蜜液,来回摩挲穴口肥唇,将淫浆涂满她腿间,汁水丰沛,充满鲜活的生命力。她有些地方异常怕碰,指腹每每划过身子便是一弓,小屁股弹起来离了手掌,而后再啪一声坐下来。

    韩宏义舔了唇边挂着的汁水,复又按着她的腰,将舌尖顶进她后穴。

    “啊…宏义…哈…啊…”

    他的舌尖忽然变得柔韧有力,弯曲着向那圈褶皱的中心钻,只堪堪进去一个尖儿,流萤便惊叫得要哭出来。

    “后面、后面不行…啊…”

    舌尖舔弄得很湿,她不痛,只是怕,后穴被弄过几回,都算不得是很好的体验,那穴儿全然不同前面,最初打开的时候很是别扭,需得进入里头,摸到那爽利的位置才会舒服。

    流萤一哭,韩宏义便撤了出来。

    “很疼?”

    流萤擎着泪看他,“也、也不算…”

    韩宏义努力地理解这几个字的意思,这一下流萤更加羞臊,红着脸说,“算不得疼,只是别扭了些。”

    “那不弄了。”

    “诶、别…”流萤的小脸前所未有的红,“里头…也是舒服的。”

    韩宏义揣测着她的意思,随后温厚一笑,“那你告诉我怎样舒服。”

    “嗯…”

    流萤羞得满面通红,身子重新趴下去将屁股撅好,小脸埋进枕头里,闷闷地说,“里面…下、下面一点。”

    韩宏义得了令,舌尖复又顶进菊洞向下探去,流萤的屁股翘得更高了些,“再、再下面点…哈…”

    她后穴本就紧致,现下缩得更紧,这姿势着实不容易舔到对的位置,韩宏义心思略略一转,双指并拢,整个手指扣在她水穴上往复摩擦,流萤果然快乐地叫出声音。

    “啊…再用力些…用力些…啊…用力……”

    韩宏义抬起头,舌尖退出来,粉白的菊门就在眼皮子底下,张着一个圆圆的洞口。

    他二话不说,在它回缩之前将拇指塞了进去。

    “啊!…哈…”

    流萤尖叫着抬着屁股,拇指的触感比舌尖坚硬,可拇指却是刚好能探到那搔痒的位置。

    韩宏义的手像夹子一样扣住她前后夹击,拇指塞满菊洞,前掌抠着水穴,牢牢地定在她的臀缝上,他四指并拢,在她的腿间的软肉上打着圈揉了一揉。

    “哈…”

    她的声音像涂了蜜,而后,如她大腿一般粗的手臂迅即抖了起来。

    “…!!……啊!…啊!…啊!…哈……哈……”

    淫浆喷涌而出,流萤脚趾曲起,双眼翻白,一时哑了声音,小脸皱着好一会儿才哭着吟叫起来。

    厚掌温暖有力,将她最脆弱敏感的地方全部掌控,筛米一般地抖弄,淫水儿如珍珠,大滴大滴的,从他的指尖抖落。

    后穴的摩擦不算强烈,却是刚好按住她身子里的媚肉,这深埋的快感远比单纯的舔弄淫核悠远,小屁股又一次不自主地弹起,流萤的身子全然不受控制,带着他的大手上下弹动,几乎要从床面上跳起来。

    “哈…哈…哈…嗯…哈……”

    接二连三的高潮令她头晕目眩,底下更是敏感异常,她忘记了后穴还塞着他的拇指,一心想躲他的手,而韩宏义却很是喜欢她水当当的穴儿,舍不得放开。

    流萤小手伸下去,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推离,却仅是拉开了一点距离,他的手指早已滑得不像样子,流萤推将不住,一不留神便滑了回去。

    “啊!”

    啪一声,指尖回弹,毫不留情地打在淫豆上,流萤尖叫着哆嗦起来,甬道随之一颤。

    韩宏义以为伤了她,忙将厚掌撤回来,“啵”一声,拇指拔出菊洞,那洞口也已经由白转红,和着蜜汁显得更加红肿。

    “对不起,弄疼你了。”

    韩宏义不住地道歉,可流萤这一阵颤抖之后却得了异样的爽利,这痛并快乐着的感觉令她自己也有几分错讹。

    她来不及想清楚,身子已经被韩宏义抱了起来。

    “我瞧瞧碰坏了没有。”

    流萤躺在床上,他不由分说掰开她的双腿,穴儿毫无保留地张着嘴儿,肉豆子红艳艳地立在当中,韩宏义凑近了细瞧,除了肿,似乎没有什么大碍,而他再一摸,她的身子便又是一抽。

    “哈…宏义……轻些,现下受不住。”

    韩宏义点点头,低下头缓缓地舔弄,他放软了舌头,裹着淫核轻吮。

    “好些吗?”

    “嗯…”

    流萤轻颤着,泪珠儿淌下来,她的身子仿佛是坏了,像青楼女子一般欲求不满。

    她羞臊地仰着头,努力压抑着欲望,而双腿却渐渐并拢。

    韩宏义原想安抚她,舌头裹着淫豆子觉得甚是小巧可爱,不自觉吮上了瘾。

    流萤今日几回都泄得急,算不得满足,这会儿躺好了,身子放松,被他轻而易举地勾起了欲望。

    韩宏义抬眼瞧着她的隐忍,却是没想停下来,这身子他太久没碰,能多亲上一亲也是好的。

    流萤哆嗦着对抗抽跳的身子,直到厚掌拢上奶儿,大手抓着奶儿用力揉捏,几乎将手指头嵌进乳肉里,她终于耐不住央求他。

    “宏义…二少爷…还想要…嗯……人家还想要……”

    “这回想要怎么泄?”

    韩宏义只询问,没有多余的评价,仿佛只是在配合她,执行她的命令。

    “想被吃着…哈…慢一点、慢……啊…就这样、就这样……吸得人家好舒服……哈…”

    她说着,韩宏义便调整着,直到她的脸上挂上忘情的享受,韩宏义便保持着一贯的吸吮速度,大手扣上她的乳,感受她的心跳。

    流萤呻吟着去摸穴口,那里空荡荡的,好不爽利。

    “宏义…嗯…进来好不好…哈…”

    不待他拒绝,她便急急说道,“指头、指头不动……进来就好……”

    韩宏义自始至终只没进去不到一个指节,仅是堪堪解痒的程度,却不想又将她欲望勾得更盛。

    流萤扣着他的手移向自己的腿间,带着哭腔求他,“一根、一根也好…宏义……”

    韩宏义被她磨的没法子,微微叹气,“小东西,不许告诉别人。”

    “嗯嗯、不说,我不说。”

    她将腿敞开,推着他的手送过去,双腿悬在半空,脚趾兴奋得勾起来。

    “还是二少爷最好,最最最好了。”

    “淘气。”

    大手在她的臀肉上拍了拍,一根指头在穴口轻轻拨弄,眼看着水穴张了嘴儿,他缓缓地一节一节地将手指插进去。

    “真湿。”

    他惊异于她的身子,甬道里满满的全是蜜液,指头插进去,便将淫浆挤出来些许,顺着臀沟往下淌。他控制着深度,指头只含在甬道里,绝不碰到她的宫口。

    “啊……好舒服……”

    流萤快乐得想哭,屁股不禁抖起来,小手伸下去握住他的腕子试图让他动一动。

    “不许再动了,不然我就退出来。”

    “不要、不要。”

    流萤乖乖地缩回手,穴儿却不死心地一缩一缩。

    “快、快吃吃人家……”

    穴儿塞得不算满,却是比方才舒爽了不少,流萤推着他催促,韩宏义便埋下头去重新含住了淫核。

    “啊……宏义…啊…哈…”

    淫珠被他吸进去又吐出来,往复玩了几回,她便不满足于这般逗弄,小手不自觉地按着他的头,脚趾也搭在他的耳边。

    “吸一吸,快…好舒服……吸一下人家……”

    流萤下了令,韩宏义便顺着她的意思执行,将那胀大的肉豆子吸住了一下一下地吮,每吸一下,手指上的穴儿便随之一缩。这感觉很是奇特,韩宏义不禁加快了吸吮的速度。

    “啊!…好…哈…啊……快……啊!……”

    她快乐地娇吟,身子弓成一只虾,小腹已经隐隐作痛,可穴儿却依旧不满地抽跳。

    淫水像开了闸,顺着下巴湿了衣领,韩宏义瞧着她欲罢不能的样子动了恻隐之心,手指插在穴里一下下弯曲。

    “啊!宏义…好舒服…别停……别停……啊…哈…”

    流萤及时回报他,他心满意足,将穴儿抠得噗噗作响。

    韩宏义放开淫珠,舌面自后穴一气刷到前头,再含进去猛吸几口。

    流萤双腿忽然夹紧,将他锁在自己胯下,小屁股触电一般地哆嗦起来。

    “哈……哈…哈…嗯…嗯……”

    她的身子抖得越发快速,幅度越来越大,韩宏义及时撤出指头,生怕碰到宫口,流萤双腿撑着身子,屁股弹跳起来,一下一下地砸着床面。

    仅仅是这般含吮,她竟泄得如此剧烈,韩宏义一边为自己弄她登上三回极乐而满意,另一方面也有些不解,怎地今日她竟然这样欲求不满。

    “……痛…哈……呜呜……好痛…嗯…嗯……”

    流萤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双手捂着小肚子,那里已经因为频繁的泄身而发硬。

    她弓着身子歪向一侧,发丝已经完全湿透,身上也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小东西,去洗洗?”

    “嗯…哈…”

    流萤不应,似乎就要睡去,韩宏义亲亲她,正要抱她去里间,却发现她的臀儿又轻轻地夹了起来。

    韩宏义观察片刻,眉头瞬间拧紧。

    “老三!”

    他慌了,这绝对不正常,而他却一直没有发现。

    “老三!”

    他夺门而出,老三却不在房里。

    韩宏义恨自己没有及时发现她的异样,若是以往,即使她很有兴致,也断然没有过这般地饥渴。

    韩俊明进屋的时候,流萤正趴在床上,身子一抖一抖地努力蹭着床褥,小手塞在腿缝里,不住地胡乱地揉。

    “你干什么了??”

    韩俊明闻见满屋子的淫靡气息,对着韩宏义怒道,“她现下不能行房!过来帮忙!”

    他将流萤的小手拽出来按在身体两侧,搭上腕子摸脉搏,随后皱起眉头,“不对呀,这反应像是中了媚药。”

    “媚药??”

    韩宏义困惑问道,“她方才不是喝的你那个方子?你那方子有问题?”

    “你看着她,我回去看看。”

    韩俊明也慌了,他是仔细看过那副药,一味一味地对着开的解药,按说不应该有问题。

    “你去哪儿?”

    韩宏义按着流萤的双手,她的小屁股又撅了起来,贴着他的身子磨蹭。他知道她今日再不能了,若是再弄她,怕是要死在这床上。

    韩俊明抬步就走,“我去翻翻医书。”

    韩宏义一听便急了,哪有上了战场不会用枪的!

    “你到底行不行?现看书??”

    “少废话!我又不是专业投毒的!我去去就来,你看住她,绝不能再泄了!”

    韩俊明小跑着走了,门外传来一声,“给她喝水!”

    韩宏义觉得颇有道理,方才泄得要脱水了,是要补水,可她这个样子,他也不敢松手。

    “宏义…还要…哈…好痛…呜呜…”

    流萤迷糊着呓语,韩宏义将她搂在怀里,锁了她双手,抱着她的头不住地道歉,“是我不好,不该弄你,咱们起来喝水好不好?”

    流萤点点头,也是渴极了,韩宏义将她打横抱起,两步来到沙发跟前,他将人放在沙发上,伸手去给她倒水。

    然而他手中的茶杯还没有斟满,一只小手就探了过来,摸上他半软的阳物。

    “…别闹,听话。”韩宏义将她的小手拨开,然而这小手固执得很,只推开一个距离便滑了回去。

    啪一声,小手打在他胯间。

    韩宏义一个激灵,颇为无奈地看着她迷离的双眼。

    流萤全然不理睬他的无奈,一心只想要个坚硬的肉棒。两只小手轮番上阵,她甚至拨开头发,将发丝都拢在一侧,而后就要俯下身去。

    “可以了。”

    韩宏义将她身子捞起来,而她小脚一踮,就跨坐在他身上,还没坐稳就摆着腰磨了起来。

    韩宏义躲无可躲,只得抬起她的小屁股,不让她得那爽利。

    韩宏义同流萤纠缠的功夫,韩俊明在屋里翻箱倒柜,卢先生的方子说起来算不得蹊跷,只是有几味药不那么寻常,也都是一般方子里略略添加一点的配药,药性也不如几味主要的药材明显。

    当时他没有特别在意,现下仔细想来,若是出了差头,便只能是出在这几味药上。

    他们才搬过来,东西还乱着,韩俊明一时找不到那古籍,却是想到医箱里还有两支镇静剂。

    韩宏义头一回觉得女人的热情是如此的骇人,流萤抱着他的头,身子贴着他耸动,穴儿磨不成便去揉奶儿。

    韩宏义端着她的屁股尽可能地远离自己的身子,两个人好一番角力,僵持不下。

    韩俊明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急急问道,“这是解药?”

    他的视线瞟向韩俊明手中举着的针,他虽然不懂医,但他知道韩俊明势必是有办法了。

    “扶好别动。”

    韩俊明简单交代,戴起口罩走到她跟前。

    酒精棉在臀尖儿上涂了一块,针头缓缓地推进,流萤的身子逐渐安定下来,最后整个人软软地靠在韩宏义的怀里睡得很沉。

    “这是解药?”

    韩俊明嗤笑一声,“镇静剂,什么解药,你当是武侠小说了,让她睡会儿,我再去看看到底是为着什么。”

    他斜一眼韩宏义,说道,“你也不用在这儿守着她,让迎春陪着就行。”

    韩俊明瞧得出,二哥看着刚硬实际心软得像棉花,若是待会儿流萤醒过来,再央求他,怕是又要坏事。

    韩宏义却是放心不下的,刚要开口争辩,韩俊明便先一步打断了他,“你要这么闲,就去看看老四吧,人回来了。”

    韩宏义一滞,他上午才将房契交给舅舅,人下午就回来了,想是这几天就已经打点好,只等他一手钱一手货。

    “他怎么样?”他问道。

    韩俊明看着流萤摇了摇头,“挨打了,身上还行,就是腿废了一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