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巧看小说 -> 其他类型 -> 肥水不流外人田(未删节全本)

章节目录 分肥水不流外人田(未删节全本)第22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来。

    妈妈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条极显身材的白色旗袍裙,在沙发上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一双圆润洁白的美腿从高高的开衩里伸出来,半遮半掩显得更加修长性感。纤细的脚腕上一根脚链亮晶晶的把玉足衬托得娇小秀丽,我头发还没擦干,看到此情此景荫茎一下就跳动起来。

    “妈妈,你真漂亮”我抱紧妈妈一只手握住小脚。

    “去去去,现在想起妈咪啦找你的美眉同事去”

    醋意还那么浓,还是用行动表达吧我心里想着,左手伸进妈妈腿弯,右手搂住背脊,将妈妈玲珑的身躯抱在怀里就往卧室走。妈妈娇声叫骂着装作强烈抗拒,丰满的小腿胡乱蹬着,激起我一阵兽欲。

    妈妈还是不肯开着灯让我脱她的衣服,我大感失望,摸黑趴在妈妈身上就去亲她的小嘴。没想到今天连嘴都不让我亲,手刚摸上ru房又被妈妈用劲拍打。

    妈妈脾气比较倔强,她不允许的事很难办到,总不能强jian吧欲火一点一点的消失,加之今天确实有点累,我只好放弃纠缠,赤声裸体钻进被窝。短短几天妈妈被娇宠成这个样子,我有点懊恼,赌气没将妈妈的手拉过来握住我的荫茎。

    黑暗中妈妈将背对着我,屁股还使劲一挺将我顶离她身子几分,自己褪下了旗袍裙。实在无可奈何,明天再哄妈妈吧

    “呜呜”快进入梦乡时我听到妈妈小声抽泣。心中一软,转过身搂住光滑的裸背。“妈妈,怎么了,一晚上都在和谁赌气啊”

    “呜你是不是嫌妈妈老了”

    不就来了个女同事吗,用得着如此折腾我打着哈欠柔声安慰妈妈,早说过不知多少次的柔言蜜语再次飞进妈妈耳朵。

    在我温柔的耳语下,妈妈渐渐平息下来,手从背后伸过来握住我的荫茎。

    “妈妈,我爱你,你是我的心肝,永远都是”

    “妈咪也爱你,永远”

    妈妈温顺的被我扳过身子,舌头主动伸进我的口腔,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似乎在立下永不分离的誓言。

    我左手搂住妈妈,另一只手捏住妈妈裸露的ru房,轻轻揉搓,右腿也习惯性的伸进妈妈两腿之间。触摸到禁地的一霎那,突然感觉自己膝盖上方毛茸茸潮湿的感觉,天啦难道妈妈刚才悄悄脱了内裤

    妈妈发觉了我的惊讶,小嘴离开我舌头的吮吸,在我耳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别的女人能给你的,妈妈也会给你”我几乎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右手往妈妈三角地带一摸。果然,卷曲的荫毛下一汪溪流,今晚妈妈全身赤裸,看来准备将身体每一寸肌肤都交给我。

    “妈妈,我真的可以摸吗”我还在犹疑。

    “嗯你不是一直盼望得到妈咪的全部吗”妈妈的声音明显发颤。

    喔太美妙了,我嘴里含着妈妈的乳头,手指从阴di滑过细缝,至会阴再到菊花蕾,轻轻摩擦一阵会阴后又将手指伸进妈妈的小穴里,刚进洞门妈妈就并拢大腿用劲收缩荫道,我手指明显感到荫道壁的挤压。湿热的感觉传递着妈妈的爱意

    手指头涂满了爱液,我食中二指并拢慢慢顺着柔嫩的荫道壁探进去,大拇指轻搔妈妈的阴di。“嘤”妈妈娇吟的声音细如蚊蝇,握住我荫茎的小手也加强了爱抚。yin水将两片荫唇浸透,弄得我手背沾了很多粘液。

    我仔细听着妈妈的鼻息,感受她身体一切细微变化。妈妈将一只腿蜷起来,脚掌踩着床单摩擦,膝盖不自觉的挤压我的手。荫道还在紧一阵松一阵的收缩,最初明显是为了取悦我,而现在变成了因兴奋而蠕动。妈妈将头扭到一边,嘴角咬着枕巾,尽量压抑自己的喘息。

    我太想看看妈妈欲火被挑逗起的神情了,猛的伸手打开台灯。

    “呀你作什么你耍赖,妈咪不来了”妈妈吓了一跳,双手捂着脸,两只小脚不停拍打床面。

    “妈妈,给我看看你的身体好不好”我把被子一把拉扯开。妈妈又急又羞,身子翻转过来紧紧趴在床上,脸深深的埋在底下。

    天天摸天天亲,完全在黑暗中靠自己的感觉去想像妈妈的胴体。如今终于可以将这具诱人的肉体一览无余,尽管只是背面。妈妈双手仍然埋在脸下,消瘦的肩胛骨隆起,显得玲珑雅致。优美的曲线顺着光滑的脊背延伸,刚过窄窄的蜂腰立刻变得圆润,丰满的屁股又白又滑韵味十足。股沟里隐隐看到一小丛荫毛。

    我贪婪的看着这具颤抖的肉体,rou棒肿胀得快要爆裂。我趴在妈妈背脊上,轻轻撕咬妈妈的耳垂。

    “小混蛋,你要干什么快把灯关了”

    “妈妈刚才不是亲口答应给我了吗”

    “可我没让你开灯啊呜长大了一点也不听话”

    “不嘛我要看你的身体,我要插妈妈的小穴”

    我的胸膛紧紧贴着妈妈赤裸光滑的后背,骑着妈妈丰腻雪白的屁股,gui头在股沟处来回摩擦。yin水顺着细缝流出将荫茎擦得晶亮。

    “妈妈,我要进去了”

    妈妈咬紧牙关,娇躯乱颤,似乎对于我侵入她体内已作了足够准备。

    我稍微把身子弓起,捏住gui头拨开草丛,不理两片荫唇的阻拦将gui头插进我朝思暮想的小穴。gui头钻进嫩肉丛中,被充血勃起的荫唇包裹着。好舒服啊终于进入了妈妈美妙的桃源洞,我浑身颤抖,激动得叫出声来。

    妈妈把头埋得更深,一定以为我是第一次和女人性茭,才会如此喜形于色。

    趁我陶醉在巨大的喜悦中,悄悄的将屁股微微翘起,gui头顺利的被导引入荫道。

    这个微妙的举动被我捕捉到了

    我腰部使劲往前推,睾丸紧紧贴在妈妈的两瓣屁股上,荫茎慢慢插了进去。

    妈妈知道自己的荫道比少女宽松。为了取悦我,双腿合拢夹紧,拼命压迫荫道,荫道壁受外力挤压变得窄小,紧紧包裹住我的gui头。gui头在灼热的小穴里跳动不止,我几乎忍不住要射出来。

    虽然不能插很深,但被妈妈运用技巧使得小穴显得又窄又紧。我趴在妈妈的背上,双手环绕过去抓紧妈妈坚挺的ru房,嘴巴将卷曲的秀发分开亲吻妈妈的粉颈,屁股一耸一耸的开始抽插。

    妈妈的娇躯激烈颤抖,双手死死抓住床单,一声不吭地迎合我的耸动,我们的身躯终于紧密结合在一起。荫茎在妈妈温暖湿热的荫道内做着活塞运动,尽管抽插的行程很短,却足以满足得将全身兴奋聚集在下体,令荫茎坚硬如铁棒。

    近10分钟,我都趴在妈妈后背上缓慢而轻巧的将rou棒拔出又刺进去。首次侵入妈妈小穴带来的异常兴奋减弱后,我开始考虑怎样享受这顿美肉大餐。

    妈妈为什么不叫床是不是害羞还是我顶得太轻,没有将她的欲望激发出来我双手支撑起上身,加大了抽刺力道,小腹不停撞击妈妈的屁股。

    由于妈妈的双腿并拢,而且饱满的屁股上翘,我的rou棒不能刺进去很深。急于得到更大刺激的我,轻轻扶起妈妈的身躯,将妈妈的膝盖分开跪在床上。妈妈没有顺从但也没太大抗拒,头仍贴在床单上,屁股高高撅起,胸膛上一对白嫩的ru房一半吊在空中一半压在身子下。

    我的rou棒浅浅的在妈妈小穴门口抽插,浅得好几次都滑出洞门。gui头在小荫唇附近转圈摩擦,不时去戏弄一下妈妈的阴di。过了一阵妈妈小穴又痒又麻,恨不得我的rou棒刺进荫道深处。妈妈虽然还是忍住不发出呻吟,但屁股却情不自禁的往我小腹挤压,期望能多吞下一些rou棒。

    gui头长时间没有深入洞穴,妈妈已经被我挑逗得有些急了。我掰开妈妈的屁股,大荫唇翻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嫩肉壁被自身分泌的yin水浇灌得娇嫩滑润,细缝随屁股的颤抖一张一合,似乎在无声的引诱gui头长驱直入。

    妈妈跪在床上,而我则跪在她屁股后面,双手紧紧握住妈妈苗条的腰肢。这个yin荡场面曾经无数次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第一次she精就是在这种幻想中完成的,如今这个场面经过我的努力终于变成了现实,妈妈丰满的屁股今后将是供我纵欲的玩物了。

    一想到这我又是一阵战栗,再也不犹疑。屏住气,抓紧妈妈的屁股固定住,猛的使尽浑身力气一耸,gui头快如闪电刺进妈妈的yin穴,直抵花心。

    “呃”妈妈为突如其来的狠插娇呼出声。这一声娇呼预示着今晚漫漫长夜里的不伦性茭进入了新的篇章。

    我一阵凶猛的抽插,妈妈秀发飞舞,香汗顺着额头流下来。不规则的喘息声中夹杂着难以觉察的呻吟。我rou棒缓缓拔出停留在yin穴门口,上下左右的连转数圈,特别没忘记眷顾那颗敏感的阴di。gui头轻轻的刮弄几遍嫩肉壁后,又猛的深深插进荫道深处,粗大坚硬的rou棒整根没入,力道又深又狠。

    rou棒每次插进荫道深处触摸到子宫口,总是伴随妈妈诱人的娇呼。而在洞口搔痒的时候,妈妈又迫切的将身躯往后靠。看来“九浅一深”确实是女人的克星,任平时怎么端庄贤淑的女子遇到这招,都会将内心深处的yin荡激发出来。

    妈妈彻底抛弃了矜持,细小的腰肢像水蛇一般的扭动,丰腻的屁股拼命挤压我的小腹,好像要将荫茎吸进她身体一样。时而娇吟时而喘息,我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出,忘记了什么急插慢抽,不顾一切冲撞眼前雪白诱人的屁股。

    “妈妈。舒服吗”我身子前倾,趴在妈妈肩头喘息道。

    “唔妈咪啊好舒服唔”我腰部丝毫没有懈怠,短短一句话,妈妈因下体连续遭受猛烈撞击,竟然被打断几次,断断续续的回应。

    妈妈的两片屁股被我蹂躏得一块青一块红,腰肢上渗出的汗液因扭动将我的手心涂得湿湿的,几乎把持不住妈妈光滑圆润的屁股。我将妈妈的娇躯翻转过来面对我躺下,扯过两只修长的美腿挂在我肩头,身子微微下压,腰间再次发力,向妈妈的小穴插去。

    床头柜前的台灯虽然不是太明亮,但清清楚楚将妈妈娇羞的表情呈现在我眼前。彼此的肉体已经结合在一起,妈妈知道我今晚必定会把多年来的幻想一一实现,在她身上尽情放纵。脸上风情万种,将头侧向一边,不敢和我的目光对视。

    rou棒在胯下妈妈的小穴里忙碌的进进出出,我将妈妈的头扳正,充满欲火的目光将羞涩难当的表情全部印入脑海。此刻的妈妈成了待宰的羔羊,眉头紧锁,小嘴随着我的抽插节奏一张一合,一双豪乳颠得乱跳。

    妈妈架在我肩头上乱晃的小脚被我捉住,张口就含进去。一根根粉嫩细长的脚趾轮流被舌头舔舐得发红,鼻尖顶着脚心,舌头滑到脚后跟。妈妈的笑声夹杂在呻吟中就如给我鼓劲一样,我伸长舌头更加卖力舔着脚掌的皱褶。

    小脚发出淡淡的幽香,鲜艳的玫瑰色趾甲不断激发我的性趣,妈妈娇小的玉足涂满了我贪婪的口水。rou棒在荫道壁里搅动yin水的声音越来越大,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当我的嘴唇离开妈妈充满性感味道的小脚时,妈妈已经被我插得浑身冒汗

    “妈妈,搂住我的脖子”我俯身将头低下,妈妈大口喘着气,温顺的将玉臂围在我脖颈。“抓紧,别松手喔”

    “你要作什么”

    “我要让妈妈飞起来”话音未落妈妈已经全身腾空,美腿卷曲着架在我臂弯上,屁股被我双手托住在空中上下起伏。

    “哎哟插得好深呜”我将妈妈的娇躯几乎是往上抛起,身子下坠的力量一部分被我托住,大部分力量被上挺的rou棒完全吸收。妈妈大声叫唤着,也许满足多过痛楚吧妈妈虽然不算重,但全身重量都靠我的双臂和荫茎支撑,不一会我的手也有了麻木的感觉。但看到妈妈被我干得秀发飞舞娇吟不止的模样,却又舍不得放下这具诱人的肉体。

    “呃妈咪不行了”一阵猛干,当我的双臂渐渐难以支撑妈妈体重的时候,妈妈突然将身子尽力靠在我胸膛,死死按压住我的肩头,我一时动弹不得。只觉妈妈一阵痉挛,小穴骤然缩紧,荫道壁内的嫩肉丛夹住gui头。妈妈张嘴咬住我的肩头,花心乱颤,一股激流冲刷在跳动的gui头上。

    自从和妈妈肌肤相亲一个月左右,妈妈先是用手指帮我套弄,接着用小嘴为我kou交,再后来ru房也被我rou棒插过。但每次都是我畅快淋漓的she精,妈妈从未得到过激情。而今天,妈妈终于被我送入了高潮。

    “妈妈,泄得舒服吗”我头抵着妈妈的额头不怀好意的问。

    “不许问唔坏死了”妈妈高潮的红晕还清楚挂在脸上,娇羞的躲避我火辣辣的目光。

    双臂已经麻木,我趁势将妈妈轻轻放下。自己也侧卧在妈妈声旁,妈妈背对着我,一只美腿被我高高抬起,gui头滑进荫道再次抽插起来。

    “小混蛋,哪里学到那么多姿势啊”妈妈嘴里发出无奈而又销魂的娇吟,身子极力迎合我的抽插。

    “妈妈,和你作爱真幸福,妈妈的身体那么性感,啧啧”我的下体一点也不松懈,尽情享受妈妈美妙的胴体。

    妈妈额头全是汗水,泄身后又被我干了近半小时。“呜都怪妈咪给你补好了身子反倒来折磨妈咪嗷”

    其实我也快到了不得不泄的边缘,此时完全是咬紧牙关,靠一股蛮力勉强支撑。“妈妈,我就好了呼”气喘吁吁的说完,一股浓精喷在妈妈子宫内巨大的满足感盖过了身体的疲惫。

    当晚,妈妈和我一起反复纵欲到凌晨3:00才沉沉睡去。

    ************

    “你一定是上帝送给妈咪的礼物”妈妈缠绕在我身上,噘着小嘴娇滴滴的在我耳边小声说着。

    我轻轻叹了口气,看来书是看不下去了,只好把书扔在一边,抱着妈妈。心里却不是滋味。自从和妈妈的生殖器官亲密接触后,妈妈越来越有些不像话。平日里废话多了一倍,只要我没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她就主动缠过来硬是打断我的一切事情。

    男人和女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动物,女人可以把爱情当饭吃,世间除了爱她们可以放弃一切。男人可以吗男人除了爱还需要其他东西,事业名誉地位太多了,至少男人得成天想着怎么让心爱的人过得更好我思量着怎么把这个道理告诉妈妈。这本应该是长辈告诫晚辈的,如今似乎颠倒了。想着想着我不禁哑然失笑

    “嗯怎么不说话和妈咪说说话嘛才那么几天就嫌弃妈咪了”妈妈娇嗔着不依不饶。

    “妈妈呀,我不过是看了会书,哪里不理会你了”

    “就是就是,你今天回来一直没看妈咪,难道书比妈咪好看吗”

    咳我笑出声来。“妈妈,你是不是非要无话找话啊如果你舌头闲得发慌那嘿嘿”我邪笑着将将妈妈的头按在胯间。

    妈妈伏下上身,像只温顺的小猫趴在我胯下,灵巧的长舌从gui头上一圈一圈滑过,不时从口腔里发出“嘶嘶”声。摸着妈妈卷曲的秀发,看着她那痴迷的表情,刚才的一丝不快早飞到九霄云外了。原来,我是如此的深爱妈妈

    “妈妈,痛就告诉我”

    “嗯”舌尖离开妈妈已经被舔得微微泛红的菊花蕾,扶着妈妈的纤腰,将gui头缓缓插进柔嫩的肛门。肛门肌一阵紧缩箍住gui头,在妈妈的配合下荫茎整根没入直肠。第一次和妈妈肛茭的情景又浮上脑海,比破处更剧烈的疼痛让妈妈泪流满面,但那眼神却明白无误的告诉我,只要我喜欢,妈妈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直肠包容着荫茎在妈妈体内时紧时慢的抽动,经过几次肛茭,妈妈已经能从这种另类交合中寻求快感。娇吟声中,妈妈雪白丰腻的屁股成了我的最爱。妈妈屁股扭动着,不时将头转过来看我一眼,我的表情告诉她,此刻的我是多么的兴奋。得到鼓舞的妈妈忍受着直肠的酸胀感,收紧肛门,直到我将jing液射到她的肠道内。

    gui头滑出,菊花蕾还没闭合,直肠壁殷红如血,夹杂着一丝乳白色的jing液。

    卧室客厅厨房洗漱间甚至阳台,都曾经作为我们的战场。经过xing爱滋润,妈妈的卵巢重新焕发活力,体力雌性荷尔蒙明显增多,所谓的女性更年期就在这种充满肉欲的激情日子中悄悄溜走了。如今我24岁而妈妈也44了,我们对彼此的身体需求却一点也没减退。妈妈的身材依旧那么婀娜多姿,床上依然风情万种。抱着美艳妈妈的屁股耸动也许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候

    8

    背德的豪宅

    这是南部一个依山傍水纯朴的乡村,翠绿的青山下,一湾流水横过山前。就在溪边的平地,有一个老社区,社区街道是条林荫大道,两旁尽是高耸的树木,而在林荫道的尽头,是一栋豪门巨院,那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豪华建筑,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个地方巨富。

    仲夏的夜晚没有一丝凉风,炎热的天气真教人闷热得睡不着觉,寂静的黑夜传来几声狗吠

    「爸爸不行啊」

    这时候从一间房子里面传出了女人的喘息声,仔细一听,那是从豪宅右边的书房里面传出来的,而在书房隔壁大厅门边,则有一对男女,正透过小小的门缝往里面瞧。

    只见书房中一男一女,男的约有五十几岁,长着一副绅士模样。女的看上去似乎年轻许多,大约三十多岁,不但面貌姣好,还拥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身上那袭浅蓝色半透明睡衣,更使她显得性感万分。这两人坐在沙发上,男的从后方抱着女的,不断上下的抚摸女的躯体,同时亲吻其粉颈,而女的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

    「啊爸爸人家现在是要和您讨论后天您的寿宴事宜啊爸爸,您这样弄得人家好痒」

    男的一听,立刻将双手动作一变,一手搂住女的细腰,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领内,握住肥大的ru房摸揉起来,嘴里说道:「宝贝是要爸爸来替我的乖媳妇止痒了吧」

    女的被吻得全身酥软万分,双乳抖动,於是附在男的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啊爸爸别摸了痒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男的硬是充耳不闻,一手继续搓弄她的ru房,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翻开了裙摆,伸入三角裤内,摸着了饱满的阴沪,浓密的草原,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摸,阴沪口已湿淋淋的,再捏揉阴核一阵,yin水顺流而出。

    女的被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抖动,周身火热酥痒,娇喘道:「亲爸爸别再挑逗我了,媳妇的骚bi痒死了我要亲爸爸的大大鸡芭干我」毫无疑问,屋内这对男女的行为,显然是翁媳乱lun

    没错,这对男女的身份正是公公和儿媳妇,男的,就是这栋豪宅的主人李德春;女的,是他的儿媳妇庄淑真。而在门外偷窥的那对男女,是李德春的老婆江秋兰和她们的儿子仁昌。

    秋兰颇具姿色,气质又好,虽已年过五十,但身体丰满匀称,由於长期锻炼瑜珈,平时又养颜有术,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真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尤其那肥大浑圆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耸丰满的ru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

    她今晚穿着一件薄软的白色t恤,透过薄薄的t恤,丰满的双乳更显凸出。下身是一件能够紧紧贴在她臀上的窄裙,可以清楚的将她的丰臀显现出来。

    为了能清楚的看到老公和媳妇的yin戏,秋兰弯着腰,挺起高高的臀部对着儿子。

    老天他竟然没穿内裤,屁股是又白又圆又肥大,而生满一片浓密粗长荫毛肥突的阴阜上面,已经是湿漉漉粘糊糊的。那yin靡的景像看得仁昌血脉贲张,呆在当前。

    仁昌从母亲身后搂着她,双手贪婪的握着母亲的双乳猛力地搓揉,下面的棒棒直挺挺的顶在母亲的臀沟上,然后一手继续揉捏着母亲肥美的ru房,另一只手则伸入窄裙,揉搓她的肥bi,而下面则用gui头不断的摩擦她的臀部,在她的耳边说:「妈你的骚bi好多yin水,是不是看到爸爸在干我老婆让你太兴奋」

    秋兰被儿子搓摸得全身颤抖,由儿子硬挺粗大的棒棒上面传来那年轻刚阳的热,由儿子揉捏ru房,尤其是那敏感的奶头传来的快感,以及由揉搓阴沪传来的电流,都汇在她全身,真使她麻透了痒透了也酥透了。

    秋兰现在真是心神俱荡,欲火上升,是又飢渴又满足又空虚又舒畅,娇声浪语的道:「阿昌别再逗妈了乖妈现在难受死了,快快用你的大鸡芭狠狠的插干妈妈的yinbi吧」

    於是仁昌迫不及待地一手搂着母亲的纤腰,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鸡芭,顶住那湿淋淋的肉bi口用力一挺,整跟粗大的rou棒「吱」的一声,尽根刺入母亲的yin蜜的bi腔内。

    「喔好美乖儿子你的大鸡芭太棒了啊小bi好涨好充实喔啊」

    「小声点,当心被她们听到」仁昌轻声的说,屁股则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大gui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母亲闷哼出声音鸡芭插入肥bi中,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cha狠抽着

    「啊啊亲儿子啊喔妈妈美死了唔你的鸡芭好粗喔

    小bi被干得又麻又痒好舒服喔」

    秋兰被干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沪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yin液汹涌的流出,顺着大鸡芭,浸湿了儿子的荫毛。

    只觉得母亲荫道里润滑的很,仁昌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荫唇也一开一合,发出「吱

    吱」的声音。

    这时书房内的翁媳两人,早就干得热烈非常,而他们也已听到门外母子乱lun操bi的yin声。

    「喔爸爸媳妇被你cao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亲爸爸,再用力一点啊爸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rou棒插干得媳妇爽死了喔啊」

    淑真故意像个荡妇般的大声浪叫着,摇摆着纤腰,好让公公插在自己骚bi里的坚硬rou棒能够更深入蜜bi深处。

    「啊大鸡芭爸爸啊媳妇爽死了嗯泄了啊媳妇要泄给我的爸爸了啊来了啊啊啊泄泄了」

    在公公的狂抽猛插之下,淑真蜜穴里的嫩肉激烈地蠕动收缩着,紧紧地将公公的rou棒箝住,一股蜜汁从晓雯蜜穴里的子宫深处喷出来,不停地浇在公公的gui头上,让李德春的gui头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鸡芭上,拼命地抽插,口里大叫道:「小宝贝快用力挺动屁股爸爸我要要she精了」

    淑真於是挺起肥臀,拼命地往上扭挺着,并用力收夹小穴里的阴壁及花心,紧紧地一夹一吸公公的大鸡芭和gui头。

    「啊亲妹妹夹得我好舒服哇我我射了」

    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着,连连的喘着大气,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了。

    「喔好嗯就是这样干我这个yin荡的妈妈喔亲儿子好会干喔

    啊噢天宝贝噢噢要死了妈妈快要美死了宝贝,亲儿子,你的大rou棒太厉害了,妈妈要死了噢噢噢狠狠地插干妈妈的骚bi干再干

    用力干干死妈妈呀我好好爽哦鸡芭顶得好深喔嗯哎唷

    顶到花心了我没没力气了喔唔」

    秋兰也不甘示弱地尖声浪叫着,屁股疯狂地摆动,仁昌不得不紧紧捉住她的屁股,以免rou棒从肉洞中滑出。

    「哎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坏儿子哦干死妈妈了」

    秋兰被干得双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沉,花心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抖,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仁昌见母亲那一副吃不消的姿态,似乎有些不忍,於是他将妈妈抱起,把她推倒在客厅的地毯上,他便趴在妈妈的裸身上面,秋兰的两条粉腿紧勾着儿子的后腰,仁昌一面狂烈地吸吮着她高耸的乳峰,一面挺动屁股,将他的大鸡芭塞进母亲的肥bi中。

    「啊啊好舒服啊好儿子,再插深一点鸡芭顶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鸡芭顶得好深插到底不行了妈妈要丢了」

    秋兰的叫声越来越大,不停的浪叫声,刺激得仁昌更用力的抽送着,一次快似一次的抽送着。

    「喔喔浪妈妈,大鸡芭儿子要天天插干你插死你,我干死你干喔

    喔喔我干我插喔儿子要泄了啊」

    仁昌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每一次都可以深入母亲的子宫。

    「啊我的大鸡芭亲儿子小浪bi妈妈也要泄泄了

    啊啊唷我忍不住了要泄泄了好美呀啊射死妈了喔

    烫死妈了」

    终於,母子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仁昌全身不停地颠抖着,一股股浓浓的乱lunjing液猛烈地喷射进妈妈的子宫内。然后才瘫软地趴在全身抖动进入虚脱状态的妈妈身上

    第一章yin靡的寿宴「老公,你动作快一点嘛,上班要迟到了」慈芬倚在楼梯口,朝二楼娇喊着:「你还要载阿德到车站搭车耶」关切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急躁感,只希望他们赶快出门。

    「是啊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阿强也附和的嚷着:「表弟在等着您啊」说着,眼睛瞟向母亲性感的胴体,丰满的ru房因为未带胸罩,紫红色的乳头可以从t恤外面看到。

    阿强「咕」的一声,猛吞下口水,并和母亲对望了一眼,互相暧昧的眨了一下眼睛,两人彼此似乎在暗示些什么

    母亲的臀部丰满坚实,富有弹性,纤细的腰身,雪白修长的双腿,衬托出成熟的肉体。

    阿强目光集中在母亲穿紧窄短裙而更显得浑圆的臀部曲线,坚硬的rou棒几乎要撑破裤子。想到待会儿能再与这样的肉体性茭,又是自己的母亲,阿强的rou棒已涨到疼痛的程度。

    阿德是慈芬的二姊慈芳的儿子,阿强虽是表哥,但也只大他两个月,目前表兄弟俩同是高一学生。为了方便就近上学,阿德寄住在姨妈家,他的学校正好在姨妈家附近。今天是星期五,明后二天休假,每到这个时候,阿德总是赶着回高雄老家,与父母相聚。

    望着车子缓缓转出巷口,驶向大马路。随着丈夫载着外甥离去,慈芬发自内心yin荡的血液在全身窜流,心中怀着期待乱lun的激动,轻轻的关上大门。

    刚把门锁扣上,儿子的声音自背后响起:「爸爸他们走了」阿强走到妈妈的身后,从后面抱住妈妈纤细的腰肢,大胆地用手握住妈妈丰满挺拔的ru房,并且搓揉起来,同时下体肿胀的棒棒放肆的顶着妈妈浑圆的屁股。

    「你是不是又想把你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芭插进你yin荡的妈妈骚bi里,然后粗鹵的cao干她呢」慈芬yin荡地扭动了几下屁股,用丰满的臀部摩擦着儿子的rou棒,感觉到儿子火热的棒棒膨胀到极点。

    阿强双手用力揉搓着妈妈丰满的双乳说道:「谁叫你都穿得这么性感,每次看到妈的身体,鸡芭就硬了起来」

    「小色鬼昨晚在外公家和你舅妈干那么久,回来后又把妈干个半死了,今天还是那么急色啊」慈芬娇嗔的说。右手向后伸了过来,隔着运动裤握住儿子坚硬的鸡芭,上下套弄着。

    阿强用粗壮的棒棒顶了一下妈妈的屁股,说道:「还说呢,妈妈还不是和舅舅caobi」

    想到昨晚在娘家的yin乱行为时,慈芬的下体不由得一阵搔痒,阴bi里又溢出一股yin水。

    昨天是慈芬父亲李德春的六十大寿,兄弟姊妹们为了孝敬父亲,特地开了几十桌酒席宴客。丈夫因为上夜班,不得已慈芬只好自行开车载着儿子阿强女儿小丽和外甥阿德,回娘家向父亲祝寿。

    李德春共有六个儿女,四女二男。

    大女儿慈仪,和丈夫胡炳全在同一所中学任教,今年四十一岁,有二个就读高中的儿子。

    二女儿慈芳嫁给医生沈宗华,今年三十九岁的慈芳,也就是阿德的妈妈,她是个美容师。阿德还有二个姊姊,大姊已经结婚。

    三女儿叫慈萍,三十六岁,嫁给律师杨国栋,有一个读国三的儿子。

    四女儿就是三十五岁的慈芬,丈夫叫王进成,他们有二个孩子,就是阿强和小丽。

    大儿子叫仁昌,三十八岁,他和美丽贤慧的妻子淑真育有三个可爱的子女。

    小儿子是三十四岁的仁明,国中时就把女同学,也就是现在的老婆郭玉琴搞大了肚子,如今儿子都上大学,女儿也已经读高三了,他是个专业摄影师,目前和二姊慈芳共同开设一家美容摄影工作室。

    慈芬很早熟,十四岁时就已经发育得和三位姊姊一样的性感美丽,36d2536的傲人身材,使得众多男人想上他,即使现在已经有了二个上高中的儿女,也只是腰围稍微粗了些,但仍然保持着36d2636的性感胴体。

    当时,热情似火的她,不知怎的总觉得家人之间有些什么事在瞒着她,爸妈和兄弟姊妹间的亲密关系,超乎一般家庭的亲热。

    后来,有一天无意中在后院的仓库里,看到大姊把整个身子趴在桌子上,裙子翻到腰间,把两腿yin荡地张开,屁股高高翘起,而哥哥正用他又粗又长的鸡芭插干着大姊的yinbi。从此,她暗中留意家人的一举一动。

    不久,她发现家中成员相互间暗中在进行着乱lun的性茭。她还曾经在后院果园里,偷看到妈妈抱在一棵芒果树干,翘着雪白屁股,被哥哥像狗一样拼命地插干。妈妈疯狂的摆动着屁股,拼命地迎合儿子的动作,而哥哥则吼叫着:「我最喜欢干你了,妈妈我要永远这样干你,妈妈」下体更猛烈地撞击着妈妈的白嫩的臀部。

    后来,慢慢地因抗拒不了诱惑,在一次和哥哥激烈的zuo爱中,被爸爸发现,而让父子二人连续干得达到五次高潮。

    不仅和家人乱lun,慈芬的yin荡在学校里更是出了名,她同时和好几个男孩性茭,穿梭在父兄及众男友的棒棒之间,到高三快毕业时,发觉有了身孕,也不知是谁下的种,父亲就把她赖到她众多男友之一的现在的丈夫洪进成身上,还没毕业就匆匆的结婚了。不久儿子就诞生了,慈芬知道儿子真正的父亲肯定是哥哥仁昌,慈芬有一张仁昌二岁时的照片,儿子阿强二岁时就和仁昌一模一样。而亲友以及丈夫彼此也都心照不宣。

    隔年慈芬又生了女儿小丽,随着儿女渐渐长大,慈芬依旧时常藉故回娘家,和家人乱lun干bi。进成知道慈芬很yin荡,虽然有耳闻她的乱lun行径,但他只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也有把柄在慈芬手里。

    一转眼就过了十几年了,如今儿女也都长大了,而今天爸爸的六十大寿的家族聚会中,爸爸是不是该为满堂儿孙而感到欣慰。

    娘家在乡下是个望族,一大片的家园整整有好几甲,古色古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