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巧看小说 -> 武侠修真 -> 半仙

章节目录 第六六一章美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除了那三个字是字体,其它的青苔纹路说不清是什么,既像是图画,又像是什么东西的划痕,或像是扭曲的龙蛇,还有的像飘落的雪花,</p>

    或像是燃烧的火苗。</p>

    青苔不太可能自主生长成这样的奇怪纹路,看那三个字,显然是人为造成的,只是这胡乱的纹路拼凑实在是奇怪。</p>

    尽管是乱七八糟的组成,整体看来却并无凌乱感,反而有一种从天威压而下的威严,</p>

    给人一种恢宏的喃喃感。</p>

    大头在弯顶下的木桩上一直在转圈圈不停看着四周的所有,反应很奇怪,从未有过这种状况,似乎陷入了某种混乱。</p>

    转了好久它才停下,对准了“小虫经”三字的端正朝向停下,刚一直转圈圈的它,似乎又定格住了,抬头看着上方怔怔了好一阵。</p>

    后来,它慢慢张开了翅膀,将双翅张开到了极限一般,似乎在模仿什么。</p>

    在“小虫经”三字的下面,也确实有一道纹路好像是它这样张开的双翅。</p>

    然后它又石化了一般,僵硬在那许久不动,只不过身体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转。</p>

    一开始还看不清是什么,待到流转之物越来越清晰后,才知是它身体上的裂纹里有红光在游走。</p>

    游走的红光越来越清晰,之后在它体表经久流转不停,速度时快时慢,而大头似乎也沉浸在了其中,似乎停,速度时快时慢,而大头似乎也沉浸在了其中,似乎忘了自己是躲藏来此的,似乎忘了之前的危险…</p>

    月色下,又看到了前方的山脉,快到藏身的地方了,一路顺利的师兄弟两人松了口气。</p>

    看了看自己手里拿着的巢脾,南竹忍不住问道:“</p>

    老九,你吃了这个,</p>

    现在感觉有反应吗?”</p>

    牧傲铁回头看了看他,知道他问的是有没有感觉到花粉的药力,想了想,摇头道:“没有,一点反应都没有。“</p>

    南竹顿放心了不少的样子,点头道:“我就说嘛,那么大的蜂巢,随便割一块怎么可能就刚好撞上有问题的。”1</p>

    之前他们酒了花粉后,躲在神树不远处观察时,也没指望能很快出现反应的,没指望蜂王能刚好就吃到沾染了销魂花粉的蜜,甚制是做好了要等好几天的心理准備的。</p>

    这也是他们迟迟不敢直接闯进神树搞那只蜂王的重要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桓玉山,蜂群那么快出现反应让他们有点不敢确定,认为是不是太快了点。</p>

    就在两人快要接近山脉时,东张西望警惕四周的牧傲铁突然伸手挡了南竹一下,旋即又摁了他肩膀,两人双双蹲入了茂盛的花草丛中。</p>

    南竹意识到了有情况</p>

    ,顺他警惕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月色下有十几个影影绰绰的搜索人影。</p>

    这本没有什么,避开就是了,看情況又没有发现他们两个。</p>

    问题的关键是,看那十几人的搜索方向,正在往山脉那边去,大致搜索朝向正是他们之前藏身的那个山洞。</p>

    也许不一定能刚好撞上藏人的山洞,可一旦走近了,有心展开了搜索的话,那么大的山洞不可能发现不了。</p>

    完了,山洞里的人危险了。</p>

    两人互相碰了碰胳聘膊,打出手势做了比划,稍作沟通,立刻双双猫身急速绕行,他们要在昆灵山搜索人员抵达前赶回山洞才行。</p>

    好在那些人是在搜查,速度快不起来,有心之下,两人不但绕过了他们,也赶到了搜查人员的前面。躲躲藏藏迅速上山后,刚到山洞,</p>

    便遇上了不时在洞口冒头,焦急等待的百里心。</p>

    “怎么才来,找个水怎么找了这么久才回来?”一见面,话算是较少的百里心也忍不住埋怨了起来,她真的担心死了。</p>

    “嘘!”南竹示意她噤声,一把将她拉回了洞内,“外面有人,搜查我们的来了。“</p>

    百里心一惊,问:“来了多少?”</p>

    “好像有十来个。”</p>

    “那这么办?"</p>

    “别急,他们没那么快到这里。”南竹安抚了一句,</p>

    ,先进去了查看,这次,他们都不敢再拿出荧石了,生怕有光亮外泄,蹲下检查庾庆情况时,顺便拍着庾庆的脸蛋轻声喊道:“老十五,感觉怎么样?”</p>

    百里心接话道:“情况不太好,陆续都陷入了昏迷,你们再不回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p>

    南竹和牧傲铁都吃了一惊,纷纷伸手给庾庆检查,发现不但昏迷了,连心肺气机都虚弱了不少,人更是肿成了猪一般,好在暂无性命之忧,若是再晚来,那还真说不定了。</p>

    两人又陆续检查了向兰萱和秦傅君,发现两人的状况更严重,心肺气机已经很虚弱了,尤其是向兰萱,连气息都变得微弱了。</p>

    南竹起身后,将手中的巢脾给了百里心,交代道:“这是我们从神树里面弄来的蜂蜜·”</p>

    话还说完,百里心已经是大惊道:“你们闯进了神树里面?</p>

    她简直难以相信,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这么大的胆子,话出口后也知道自己说了废话,东西已经在她手上了,还需要怀疑吗?</p>

    南竹摊了摊手,“我们也没办法,还好,唉,现在不是罗嗦这个的时候,这蜂蜜的作用你也知道,你喂给他们吃吧。百里,我是信任你的,老十五的安危,我们两个就交给你了。”</p>

    他还真不是说说,他确实信任百里心,否则之前也不敢就那样跑了,把毫无还手之力的庾庆留给她来看着。</p>

    一旁的牧傲铁嘴角抿了抿,于黑漆漆的环境中借着外面的月色警了百里心一眼,他是不信任的,但是不信任的方式不同,不代表眼前不敢让其帮忙照顾老十五,无非“利用”二字,回头他还是要对其照杀不误的!“交给我?”百里心品出了别的味道,“交给我干嘛,你们要干什么?”</p>

    南竹:“老十五他们需要安静环境解毒,不宜奔波。现在外面情况不明,背着几个人跑来跑去,目标太大,不容易隐藏行踪,人已经逼到眼前了,很容易出事,我们两个去把外面的人给引开,这里就交给你了。”百里心又惊道:“这太危险了,你也知道外面情况不明,昆灵山那边有上玄高手,</p>

    还有高玄境界的,别说碰到桓玉山,哪怕是碰上一个上玄高手,你们也跑不掉的。”</p>

    南竹:“真要那样的话,我们谁都跑不掉百里,帮我们照顾好老十五就行。”</p>

    百里心看了眼地上躺着的庾庆,陷入了沉吟,不知想到了什么,没有再多言,直接点头道:“你们小心点。”</p>

    “老九,走。”南竹招呼上牧傲铁就走,然没走上两步又停了,回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你们被抓住了,有关仙府的事,什么都不要说,尽管往我们身上推,只要他们搞不清情况,就不敢冒然杀你们。”百里心嗯了声,“你们自己小心。”</p>

    南竹拍了胸脯,“你放心,我若是被抓了,死也不会出卖你,我们不会出卖你们的藏身地,你们可以安心在此。”</p>

    愣是表了趟忠心。</p>

    百里心端了手上的巢脾,“这个能吃吗?那个花粉南竹懂她意思,“老九已经尝过了,这块蜜没事。“</p>

    说罢再次挥手招呼上牧傲铁,两人在洞口向外观察一阵后,方悄悄溜了出去。</p>

    百里心走到洞口张望着目送,已不知两人身影猫去了哪里。</p>

    她现在也只能是先顾一头,回了洞里,赶紧捏开了庾庆的嘴巴,将蜜浆漕入了其口中,施法助其下咽,然后才是向兰萱和秦傅君。</p>

    那一大片巢脾上的蜂蜜很多,给三人灌撑了都还剩不少,她感觉自己也还有点浮肿,遂吃起了剩下的·</p>

    偷偷摸摸溜远了的南竹和牧傲铁双双躲在了花草丛中暂停。</p>

    是牧傲铁拉停的,</p>

    “老七,差不多了,再跑的话,那些人就要摸到洞口了。”</p>

    南竹也嗯了声,两人先后拔出了剑,互相点头,旋即挥剑用力拼砍。</p>

    咣咣咣.…</p>

    一阵金属撞击声在旷野中传开了,有经验的人一听就知是武器在互撞,且打的很激烈的样子。</p>

    一群昆灵山弟子已经在上山,正撒开了搜山,</p>

    隐听到如此动静,立马纷纷朝那边扑了去。</p>

    躲在山洞口的百里心也听到了打斗动静,而且已经看到了上山搜查的那些人,自然是亲眼目睹了这些人被打斗动静给引走,然却无法松懈下来,依然是提心吊胆,担心南竹和牧傲铁。</p>

    月亮在夜空一点点移位,守在洞口的百里心也在焦急等待诱敌的两人,可惜迟迟不见两人归来。</p>

    制于昏迷中的庾庆三人,她反倒不担心了,蜂蜜很有效果,三人已经在快速消肿了,心肺气机也在快速恢复。</p>

    后来,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心情的原因,百里心感觉身体有些发燥,直到异样情绪骚动时,她才感觉到不对,在洞内捡起了扔掉的巢脾嗅了嗅,暗暗咬牙,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p>

    梦!庾庆感觉自己做了个梦,做了个好长的梦,一个香艳的梦。</p>

    梦里,在一条花船上喝花酒,酒后可想而知了,梦里的美人也很缠人,纠缠不休的。</p>

    只是他从未做过这么奇特的梦,感觉这个梦好长,感觉一直在持续不断的与美人交合,疯狂放纵着自己,似有无尽的欲望要发泄,从未这般疯狂过,一直累到了不能动弹为止才又继续迷迷糊糊了过去。</p>

    梦挺美,</p>

    就是榻上的金银太多,有点硌人。后来感觉越来越冷,感觉外面下雪了,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醒了,才发现果然是梦,发现自己还在昨晚那个山洞里,不过外面天已经亮了。</p>

    咦,感觉身体好像好了</p>

    ,还神清气爽的。</p>

    他还能想起南竹他们要去找水的情形,应该是大头烧了水解了毒。</p>

    但还是感觉有点凉,下意识摸了摸身上,手在身上一僵,不禁猛然坐起,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居然赤条条的没穿衣服。</p>

    这画面令他脑袋里嗡一下,一些明显的迹象令他意识到昨晚的梦…</p>

    再看四周,洞里只有他一人,他赶紧爬了起来,穿戴好后,正要出洞看看情况,脚下忽然踢到了东西,低头一看,是个比较奇怪的东西。</p>

    他捡起一看,正是那块割下来的巢脾,已经被人踩踏过,他一开始还没认出,因为蜂房很大,不像正常的蜂巢,但最终还是认出了,又看到了里面残留的蜜浆,嗅了嗅,有沁人心脾的芬芳。</p>

    他抬手看了看手掌,又施法感觉了一下已清除干净蜂毒的身体,隐约意识到了什么。</p>

    他快步到了洞口,向外张望,结果发现百里心、向兰萱、秦傅君各占据了一个方位,皆静静默默坐着。</p>

    三人也陆续回头看了他一眼。</p>

    谁。口他试图从三人神色上看出点什么,想知道到底是但并未从三人脸上看出任何异常,略皱了眉头,首先还是走向了百里心,将手中的巢脾亮给了她看,问:“这是什么?"</p>

    “为了给你解毒,那两个家伙冒险闯入了神树,割了点蜂蜜来…</p>

    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神色的百里心如实回答,将事情经过说了一下。</p>

    天已经亮了,还是没发现踪迹,随着曲长老一声令下,闻讯而来参与搜索的数十名昆灵山弟子集中在了一块。</p>

    浮在空中的桓玉山也沉着脸落地了。</p>

    把人集中后,</p>

    曲长老问道:“人到齐没有?”</p>

    其弟子道:“还差颜药师兄三人,其他尚在的人都到齐了。”</p>

    颜药三人正守在出口位置,曲长老是知道的,他嚷声问道:“你们,昨晚,是谁与人交手了?”</p>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有回应。</p>

    曲长老又大声道:“都哑巴了,没听见我说什么吗?”</p>

    然后众人陆续都摇头了,表示都没有。</p>

    曲长老一愣,捋须皱眉之际,忽眼睛一睁,沉声道:“昨天发现打斗动静的位置在哪?”</p>

    有人道:“回长老,大概在那边七八十里外的山下吧,一晚上兜兜转转的,具体位置和距离已经说不清楚了,得回头去现场亲眼辨认才行。”他指了个大致方向。</p>

    桓玉山问道:“曲师弟,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p>

    曲长老沉声道:“我们这边没人交手,那是谁在打斗?若是那几个家伙,他们之间为何要打斗?而且还是在我们的人手附近打斗。如果是没发现我们的人,若真是有怨在打斗,怎会结束的那么快,我们的人立马赶去怎会见不到?"</p>

    桓玉山目露精光一闪,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個閃身,抓了之前答话的弟子,直接飞天而去。</p>

    “走!”曲长老亦挥手招呼上了众弟子朝那个方向火速赶去。</p>

    “沈兄!”</p>

    “嗯!”</p>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p>

    但不管是谁。</p>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p>

    对此。</p>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p>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p>

    可以说。</p>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p>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p>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p>

    镇魔司很大。</p>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p>

    沈长青属于后者。</p>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p>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p>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p>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p>

    拥有前身的记忆。</p>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p>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p>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p>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p>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p>

    进入阁楼。</p>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p>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p>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